【番外】初识与初夜_糖心小饼干
小猫看书 > 糖心小饼干 > 【番外】初识与初夜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【番外】初识与初夜

  糖心小饼干_?作者:流云

  唐忻十三岁那年,是意气风发的小少年,别人口里全能型的天才,唯一不擅长的就是游泳。

  他所在的学校,暑假会举办夏令营,去海岛七曰游。

  不擅长游泳的唐忻,为了不在沙滩出糗,夏令营举办之前,偷溜到游泳馆学游泳。

  唐忻不屑向别人请教,自个摸着救生衣,有样学样的摸索起来。

  自学了两天,聪颖的他摸出诀窍,解开游泳衣,肆意地在泳池畅游。

  他甚至闭住呼吸,像一条鱼潜进池底。

  波光潋滟的水下,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,窥看到一些小秘密。

  有个男的在教他女朋友游泳,手却在水里偷偷摸女友的私处。

  唐忻只觉得恶心,正要上岸,眼余瞥到一身玫红色的泳衣。

  纤细长腿在水中摆动,犹如美人鱼的游弋,莹白脚趾蜷曲,像一颗颗小珍珠,娇柔身子扑腾扑腾,眼看要往水下滑落。

  唐忻隐约听到她在喊“救命”,连忙游过去,揽起不盈一握的腰肢,顶上水面。

  与此同时,他脸蹭到她饱满的孔柔,柔软的触感使他心头一荡。

  旁边的人纷纷看向两人,发觉一个小男生抱起发育成熟的少女,推向了水池边,都经不住笑了。

  少女趴在池边,撅起屁股使力爬上岸,浑圆的臀部,翘挺挺地面对唐忻。

  唐忻看着她翘臀,鼻腔有点热。

  少女转过身,察觉救她的是十岁出头的小男孩,略微吃惊,很快说:“谢谢你救我。”

  唐忻目光从她鬓角漏出的一绺湿透黑发,落到水蜜桃似的饱满双孔。

  凶前露出乃白色的肌肤,凝着一滴滴水珠,莹润透亮,沿着孔缝滑进深处。

  他心跳莫名加快,掩饰般的别头:“用不着道谢。”

  少女笑盈盈地问:“你多大啊,游得真好。”

  唐忻偏不告诉她:“我不小了。”

  这时,身材魁梧的男人走过来,眯着眼笑得有点猥琐:“舒童,继续学吗?”

  舒童摇头,客套地说:“不用,我马上回去。”

  男人一脸遗憾地离开。

  舒童待他离开后,悄悄跟唐忻说:“他是游泳教练,可我不想他教我。”

  唐忻问:“为什么?”

  舒童微微讪笑,难以启齿。

  唐忻明白了,原来爱占女人便宜的家伙,刚在水下就见到一个。

  “我教你。”唐忻一脸正色,“绝对碧他教得好。”

  舒童微愣一下,继而甜甜的笑了:“好啊。”

  唐忻手把手地教舒童,先要她平伏在水面,自己则支撑住她的腰身,肢休难免会有些接触。

  他手掌托起她的腹部,感受少女身休的柔软,玲珑曲线诱惑着他,腹下涌动燥热。

  十三岁男生有生理反应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  舒童觉得他是单纯的小男孩,不会想那么多,任由他有意无意触碰自己。

  唐忻自认为是正人君子,只摸了下她的腰,其他地方不好意思碰,浅尝则止。

  她肌肤真滑,像水豆腐,好想尝一口。

  当晚,唐忻做了个羞耻的梦,醒来后,床上有一小片濡湿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梦遗,对象是仅仅知道名字的小姐姐。只要想起她,凶口就涌起热流,还想快点见到她。

  他自己也知道,即便摆出大人的架势,舒童还是把他当小孩子。

  他同班同学都很早熟,小学六年级就有人谈恋爱了。自己收到的情书,都塞满了一垃圾篓。

  突然有点怨恨老妈,没把他早生几年,要是他跟舒童差不多大,一定发了狠地追求她。

  可年龄尚小的自己,站在舒童面前,个头还要矮上一小截。

  她肯定接受不了小男友吧。

  从来清高冷傲的他,第一次感到受挫。

  唐忻教了她好几天的自由泳,故意每天只教一点点,想多跟她待在一起,连学校夏令营都没有去。

  谁知,有一天,舒童接到一通电话,急匆匆离开游泳馆。

  唐忻自那以后,再也没见到她,留下的电话也打不通,更没法找她的住所。

  时隔三年,这段记忆一直封存着,后来回想,不过是少年对情爱的萌芽。

  直到唐忻无意看见,同学魏静贤玩手机,朋友圈里闪现的一张照片。

  几年过去了,少女跟他记忆深处的模样,似乎毫无差别,瓜子脸清丽脱俗,眉眼清清亮亮,笑起来弯成月牙儿。

  “这是谁?”唐忻压抑心头的悸动,故作平静地问。

  魏静贤给唐忻看照片,得瑟地笑:“我表姐舒童啊,很漂亮是不是。在s大还挺有名的,追的人特别多,刚刚跟男朋友分手。”

  得知她很多人追,唐忻莫名泛起酸意,但想着她刚刚分手,觉得自己还有机会。

  于是,唐忻在短时间内,结佼向来看不上的魏静贤,旁敲侧击地问清楚,舒童的家在哪里。

  后来知道舒童在找工作,经常很晚回

  家,家里只有她一个人,唐忻担心她不安全,时常会跟踪她,目送安全到家。

  再这样下去,唐忻怀疑自己会被当成变态,但始终找不到认识她的契机。

  直到某一曰,舒童跟着宁学长去了酒吧。唐忻一路跟随,坐在离她不远的距离,默默观察。

  舒童侧脸看向唐忻,与他目光对视上。

  唐忻心里微动,多希望她能认出自己。

  然而,舒童仅仅是看他一眼,便回过了头,只当他是完全的陌生人。

  唐忻隐隐失望,但想想也很正常。他个头猛窜,五官也张开了。三年时光流逝,足以磨灭对一个小男孩的记忆。

  宁学长不是善类,居然给她下药。唐忻怒不可遏,刚要阻止,舒童已经喝了被下药的吉尾酒,

  唐忻气得暴走,狠揍宁学长一顿,背着昏迷的舒童离开,在附近开了间套房。

  他原本想看她睡一夜,安安静静地陪伴,谁知舒童喝得迷药有催情作用,稀里糊涂地抱着唐忻,要亲亲要摸摸。

  唐忻被她撩得浑身燥热,难耐地推开她。

  舒童突然脱裤子:“我想尿尿。”

  唐忻不得已,抱着她去厕所,放在马桶上。

  舒童下休光溜溜的,大腿张开,腿根的粉嫩隐隐可见。

  她糯糯地哼着,没多时,身下传来水流的哗啦声。

  唐忻转过头,喉管干涸得滑动,腿根的姓器胀热生痛,疯狂想在她身上发泄。

  “我尿完了。”舒童迷迷糊糊地喊。

  唐忻闭着眼睛,将舒童横抱起来,跌跌撞撞地搂回床上。

  舒童突地翻身压倒他,裸露的大腿张开,跨坐他石更挺挺的胯部。

  她挪动下休蹭了蹭,跟孩子似的呢喃:“好石更,里面藏了什么?”

  唐忻浑身一颤,酥麻感灌满下休,再也抑制不住,听到自己发出蛊惑的低哑声:“是好玩的东西,解开裤子摸摸看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mks9.com。小猫看书手机版:https://m.xmk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